金证配资一亿美金成立生态基金,分布式资本牵头,想要逆势突围的基金们有哪些“投资逻辑”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股票600354-股票配资_期货配资_炒股配资_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原标题:一亿美金成立生态基金,分布式金证配资资本牵头,想要逆势突围的基金们有哪些“投资逻辑”

8月7日,分布式资本、优势资本、WBF(纽约世界区块链大会)三方牵头,成立了一支“全球数字金融生态基金”,规模为金证配资1亿美元,投资方向为包括资产储存,发行与交易等在内的数字金融行业。 分布式资本创始人沈波认为,目前数字金融行业还处于早期阶段,存在巨大投资红利,该投资基金从生态布局入手,期望通过系统能力,帮助被投项目走过创业阶段,提升成功概率。 从2017年到2018年,数字金融行业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现今比特币更是跌破了7000美金整数关口,行情不佳的环境里投资人们摩拳擦掌,哪里是机会?他们将金证配资如何孕育市场?投资人的视野能否为投资区块链找到一个方向? 一亿美金怎么用? 这只基金名为全球数字金融生态基金(GDF),由分布式资本孵化的BKFUND和优势资本、WBF共同孵化的BFFUND共同组建。三方分别来自区块链VC、传统PE,及产业资源整合者。 何为数字金融?其官方定义为以Token(数字货币、数字通证)为数字资产的表现形式,以中心化方式管理或去中心化智能合约来运营的金融业态。它包括区块链金证配资领域里为数字资产提供各类金融服务的生态体系,像钱包、交易所、代码评级、财务审计等相关行业。 因此,该基金管理合伙人,分布式资本旗下BKFUND及Hashgard创始合伙人[低级的错别字以后不要再出现了。朋友。]许超逸称,基金将围绕资产储存、发行与交易、资产管理、资产保险、生态服务五大领域,在一级和二级市场,就交易所、钱包、券商、评级、安全、保险、基金管理系统/支持工具、门户、媒体、法律服务、审计服务等领域进行立足全球的投资布局,构成完整的区块链产业生态。 当前,数字金融领域缺乏统一标准,行业游戏规则不明,项目方稂莠不齐,信息透明度低,骗局时有发生,基础设施建设也不完善。在这一大背景下,沈波也认为,这是数字金融领域的冒险,“一次人类社会的勇敢探险。”他说。 区块链投资机会在哪里? “交易所目前主导着区块链生态圈,但Fcoin的快速崛起也能看出,币安的护城河没有那么强,我们觉得未来交易所也不一定是核心资源,可区块链的入口在哪里?不知道,假设我有100万的社群,我也可以成立交易所。” 赵胜是WBF的发起人,这是一个聚焦区块链技术,面向全球的区块链行业互联互通平台,接受巴比特采访时他提出了自己对产业的判断,2019年6月30日之前,企业还能做生态布局,时间窗口过后,创业者的机会就只剩下垂直化的领域。 生态在赵胜眼里是长抽屉战略,翻开抽屉(公司),有挖矿、交易所,Tokenfund、培训、媒体等。“现在是跑马圈地而不是专业化经营的时候,发展早期,大家都有机会成为综合性公司。” 优势资本董事长、财中集团董事长吴克忠的观点更乐观,在他看来,此时的区块链行业简直就是92年的中国股票市场,据他观察,彼时炒股的人群有三个特质:没文化、没职业、胆子大,上市公司对股票理解也很粗浅:上市融资没有成本。但中国股市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逐步成长。 “以前我们强调物,强调所有权,未来区块链社会里,强调的是使用权,如何把你的资源进行使用。未来可能是共享,全社区全民所有,使用权的交易成为社会的主要生产关系。如果说传统投资的机会10年一遇,互联网的机会100年一遇,那么区块链的机会就是500年一遇。”他说,作为传统PE,他希望能把传统领域里的资源、产业进行通证制改造,在数字金融世界,打造新的经济组织方式。 投资人如何找到“价值投资对象”? 相比去年年底的大牛市,2018上半年数字货币市场疲态很明显。 而根据Crypto Fund Research对全球数字货币基金的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新成立的数字货币基金有130支,远远超过2014-2016三年成立的数字货币基金总和。2018年也是如此,今年五月,交易所币安就宣布计划成立10亿美元的“生态基金”。基金之战会越来越激金证配资烈。 余文波是分布式资本执行董事,在接受巴比特采访时他表示,市场有起落很正常。“我不认为是熊市,而是回到该有的理性状态。”据他介绍,分布式资本有自己的节奏,不受行业外部环境影响,此时成立GDF是考虑到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分布式资本投资了全球 50多个项目(国外43),涉及领域包括底层应用、智能资产、媒体等,此时,联合传统PE机构,可以尝试抓住区块链未来的机会。 何为好项目?沈波在采访时曾强调。第一,要解决行业痛点,第二,有合理的架构设计,第三,建立良好的治理机构。 余文波则介绍了分布式资本的投资逻辑,关注业务逻辑和团队。“(企业)要用到区块链核心逻辑,那就是在没有信任的基础上,区块链技术是否有构建协作的可能。” 团队方面,余文波慨叹:“很多项目团队未必真的想去做一件事情,一只团队有意愿把事情做好很重要,意愿之外,偏底层技术的项目看技术,偏运营类的项目看运营能力。”[这段标题符号有问题,自己修改一下] 在他看来,当前的区块链创业,不管是技术积累还是创业者的耐心,国外存在一定优势,这也是生态基金立足全球的一个原因。 赵胜把区块链创业公司比作“人类小孩”,需要很长时间呵护。“目前创业公司整合资源要素的能力不够,全球全赛道进行生态投资,是为了给企业建立一个联盟,让它更好得成长。Token fund被迫从投资者变成了保姆,他们在赌这个小孩生下来后能否长成一个好样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